科研信息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科研信息 >> 科研资源 >> 正文

基金申请:谁动了你的本子

胖子第一年申请项目的时候,本子我帮着修改了。其时胖子从天文转生物信息半年多一点儿的时间,要说生物学的东西能懂多少,那真是打死你我也不相信。本子拿过来一看,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儿,稀烂。动辄就是:利用这个算法,我们研究磷酸化的生物学功能,等等。什么功能?我对胖子咆哮:要具体!胖子很无奈:你问我我问谁?我说你这本子写的也太不具体了,好嘛,一讲到算法你头头是道,一讲到生物就是一片稀烂,这本子要能拿下来那就见鬼了。所以后来他生物学方面是我来改的,写的有理有据,条理清晰,无论你是哪个评委,想抓我生物学方面的漏洞那是门儿都没有。本子送上去,毙了。一看评审意见,其中有一位写的特逗:项目书写的过于真实,因此不建议资助。
瞧见没?“过于真实”,这个词就要了这个本子的命。后来跟胖子分析失败的原因,觉得这事儿责任还在我身上。生物学学了半年,写出来的本子生物学完全没有问题,你让评委怎么相信?天才?瞎掰吧。所以第二年胖子写本子,继续稀烂 (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),当时也让我提意见,我想了想,说就这样吧,反正你逻辑没啥问题,生物学虽然能勉强跟大三的学生一拼,也不错了吧。送上去,中了。所以后来我绝对不帮别人改本子,最多是提意见,免得再弄出个“过于真实”。
讲到写本子,刚开始申请项目的时候,最好看看别人的本子,比如我当年看的就是我老板的本子,学习框架和逻辑。内容则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填充。我老板写本子一般不怎么认真的写研究基础,这习惯被我很好的学习过来了,研究基础我也是随便写写的,胖子也是这习惯。我们都喜欢在写研究方案的时候,先讲已经做了点儿啥,然后继续做啥。当然这么写的前提是你在这方面必须有很好的研究基础,而且是已有工作的延伸。
写基金项目,对人的科研思维会有非常强的塑造力。比如,基金喜欢支持一些天马行空的怪异想法,不管有没有研究基础,也不管是否真的可行,只要想法新就支持,那大家的思维就会比较活跃。现实的情况是,评委们一般会先看研究基础,看看你之前做的怎么样,看看你申请的题目与研究基础是不是关联密切,然后才会看合理性。所以真正新颖的想法,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际中,都不可能通过评审。国家自然基金的创新性应该要稍好一些,重大的项目,真要拿新玩意儿去申报,那就是找抽的。所以至少就我本人来说,这几年的科研思维越来越保守,写本子过于战战兢兢,这样的风格一旦形成,不大可能不影响日常的科研工作。所以我预计,大概到35岁左右,我本人的科研创新能力就会消失殆尽。别笑,我肯定不是最糟糕的。所以写本子,并且能拿得到的过程,本身就是创新能力逐渐丧失的过程,这大概就是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。这跟职场的进化挺相似,刚开始就是个蠢驴,可以进化成老鼠、刺猬或者野牛,然后进化成狐狸或狼,可是最终得进化成一条狗。指望一条狗能搞什么创新,开玩笑呢?
所以学者得很人格分裂的生存:一方面要有很强的逻辑性,极少的创新性 (因为创新也就意味着漏洞)来避免被人抽;另一方面得很好的保持自己思维的发散性,踩着西瓜皮做科研,滑哪儿做哪儿。
最后,前段时间我去北京,和朋友聊现在做的东西,几乎都会反问:你做的东西,意义是什么?这我就知道,朋友们其实比我更快的进化成了狗。你都能知道你做的东西有什么意义,这东西还能算是新的?


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blog-404304-667978.html